最不靠谱发行商-不给分成还打2年多官司

游戏发行商和开发商之间的关系向来是很难理清的,最不靠谱发行商 最近小编在欧美开发者博客中看到一个独立开发商的吐槽,该公司表示,自己的发行商不仅没有给任何的分成和销售报告,还理直气壮的打起了官司,诉讼案2年多依然没有定论,其中的曲折离奇值得所有从事独立研发的童鞋们引以为戒,以下是GameLook整理的博文内容:


【GameLook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GameLook报道/游戏发行商和开发商之间的关系向来是很难理清的,最近小编在欧美开发者博客中看到一个独立开发商的吐槽,该公司表示,自己的发行商不仅没有给任何的分成和销售报告,还理直气壮的打起了官司,诉讼案2年多依然没有定论,其中的曲折离奇值得所有从事独立研发的童鞋们引以为戒,以下是GameLook整理的博文内容:

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小团队如何找发行商合作了。最不靠谱发行商 我们觉得非常不合理的事情,最终还是发生在我们身上。说实话,这对于游戏行业来说并不是很特别,所以我有时候在想,这些国际发行交易是如何做到的。

Transcripted游戏封面图

如果你还不太清楚我们的状况,这里我就简短介绍下我们:Alkemi是成立于2009年的一个小型独立工作室,2012年9月11日(可能没赶上黄道吉日)我们的第一款游戏Transcripted在Steam发布。也许你会说,我从来没听过这个游戏啊,好吧,这里我也只能感谢我们发行商的PR部门帮我们保持低调了,但我还有更多想要‘感谢’他们的。虽然我们对发行商的发行工作并不满意,但和他们完全放弃和我们联系比起来,这都不是事儿。从发布到现在一年半以来,我们的情况是:

自从游戏发布之后,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,但我们的发行协议是获得数字游戏销售总额的60-80%;

我们也不知道发行商到底卖出了多少套游戏,虽然合约上说他们每个月要给我们销售报告;

也不知道发行商销售我们的游戏都用了哪些分销渠道,而合同中规定他们是有义务告知我们的;

我们在特定的平台屏蔽了这款游戏之后,我们甚至没有权利销售自己的游戏(后来终于可以在Steam平台销售),直到法律问题得到了解决;

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很明显过去一年多的工作是找不回来了。

但我们却发现:我们的游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于Steam平台和其他ESD渠道被打9折出售;这款游戏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捆绑到其他游戏促销活动之中。

对于这种焦土政策(自我破坏)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当然,这么说并不确切,我想再次感谢Steam的员工愿意听我们诉说并且真正关注这件事,而且还帮我们解决了相关问题,他们在我们提交了问题之后就单方面同意下架了我们的游戏,而其他人(分销渠道)却对我们并不理解,他们表示不想和我们的发行商产生法律纠纷,因此无能为力。

这时候你可能会想:“SB孩子,这就是你不仔细阅读合同就签字的苦果。”好吧,很抱歉,这句话可能不完全符合情况,但确实说到了点子上。实际上,我们并不是三岁小孩,我们聘请了律师(德国律师负责德国发行商听起来是比较合理的),在他的帮助下,我们几乎是完全重写了发行商给出的合同条款,因为就像你们猜测的那样,原本的合同的确是霸王条款,等于签了合同之后游戏就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了。

当时他们看起来还是很公平的,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谈判,他们才同意我们的条款,最后,我们觉得最终的条款对于双方都是有利的:如果游戏开始销售顺利的话,我们会获得大部分收入,随后的销售收入中,发行商的分成会越来越高。我们觉得,至少要符合发行商的利益才能让我们的游戏更加成功。直到今天,我依然觉得这样的条款是非常好的。但说实话,这样的条款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的好处,至少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帮助。一年半以来,我们有过诉讼,但似乎没有人真的在意那一纸合同上到底写了什么。

游戏的发布是个煎熬:在原本制定的游戏发布当日,和我们交接的出品人被解雇了,原因我至今依然不太清楚是为什么。这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太糟糕了,因为当时我觉得只有他才是真正帮助事情有所进展的。后来游戏发布被推迟了一个多月,因为你懂的,‘时机不对’。随后,到了9月11日,我们盼星星盼月亮总算可以发布了。当时我们真的是非常高兴,因为我们太需要这笔资金维持运营了。虽然我们签了发行协议,但我们自己也为这款游戏投入了大量资金。

说实话,对于90%的游戏工作室来说,接下来的结果可能就是GAME OVER了。我实在想不出,如果一个发行商做了这些之后,当时我们还能做什么,因为他们当时很有机会毁了我们,Alkemi解散,发行商也就不用担心以后会面临什么问题了。但我们却有秘密武器:我们虽然在做游戏,但我们还有自己的用户。我们的团队很多人都是有着多年经验的策划,所以我们才有能力把游戏做出来。

其实2012年的第四季度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时期,当时工作室几乎都要关闭了,但我们却一个人也没有裁,我们非常的努力,但却并不是按照计划中的那样为游戏增加更多的内容。我们不可能在这款游戏上投入更多,因为我们一分钱也拿不到。最糟糕的是,我们居然联系不到发行商,所以也拿不到说好的每月收入分成,看不到每月的销售报告,什么都没有。我的邮件直接被他们屏蔽,打电话过去只有接线员,然后说老板在,但不想和我通话。就连我们发过去的正式邮件都被他们忽略了。

到这个时候,大多数人都会给律师打电话进行维权。对我们来说,问题已经非常明显了:我们对于合同是非常仔细的,而且我们做到了所有的事情:我们为发行商提供了8个语言版本的本地化工作,因为我们希望游戏可以走的更远。我们还专门提供了Steam版本,盒装零售版本,我们都做了。

发行商却什么也没做,我现在都不想去吐槽他们在游戏发布时候没有给任何的PR宣传,这个我还可以忍。因为他们这样做就使我不得不尽自己的全力把游戏推广做到更好。但让人受不了的是,发行商没有履行合同中的任何一个条款,不发销售报告、不给收入分成,也不给我们任何解释。那么,这样的情况如何解决呢?你可能会觉得很惊讶:

在经过我们的律师进行的多次无用的交涉之后,发行商还荒唐的威胁要起诉我们,2013年2月,我们向德国科隆法庭提交了正式的诉讼,然后直到2013年12月都没有任何进展。10个月只为等待法官的判决,如果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,有几家工作室可以熬10个月呢?这听起来都不可思议,但实际上情况更糟糕。

我提起诉讼的时候还是相当自信的,当然,所有了解情况的人都会这么认为。但我们明显错了,如果你是发行商,然后被指控没有履行合同义务,否认本应该被开发商接受的口头合约是无效的。由于这份口头合约不被开发商认可,所以发行商没有任何义务再做更多事情。

觉得很奇怪吧?你当然也可以去争执合约的具体内容,但最终不过是各执一词。而且在这次诉讼中,我居然首次听到他们说,需要亚洲和南美洲版本的游戏,但我们拒绝提供。他们甚至没有给出一个邮件来证明,因为发行商表示这一切是通过电话沟通的,我当时听到就无语了,差点哭晕在法庭,我甚至都不确定我们能否胜诉。我甚至不能理解,为什么一个商业合同可以拿一个口头合约的理由来加入其他的条款。

比较让我欣慰的是,我的律师说,法庭并不完全认可发行商方面的表态,他们需要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。但11个月过去了,我们的诉求依然被忽略,我们希望拿到数字销售收入的分成和每个月的销售报告。但我们只拿到了一份漏洞百出的年度销售报告,分成被所谓的费用抵消了,完全与合同中的条款不符。我们想要回3万欧元,这是我们授权发行商销售Xbox版本盒装游戏三年的授权费,但他们并没有回应,他们表示在数字销售分成的问题解决之后才谈论这件事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Xbox版游戏销售2年都没有给任何费用,而去年夏季我还在零售商店买了一套盒装游戏。

如果说我对德国法庭很失望可能还是比较委婉的。我很困惑,我的律师也很惊讶,他其实也多次向我道歉,因为他对德国法庭的印象也很差。两年前我们就知道这个诉讼是一个长期过程,但我相信我们会赢。而现在,我都不确定我们是否得到了公正,最后,发行商的策略很可能为他们带来商业利益,而这对于我们开发商来说,真的是太伤了。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amelook.com.cn/2014/11/190650

AlkemiTranscripted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